刘银昌的人生梦

来源:人民生活网 作者: 人气: 发布时间:2021-04-15

刘银昌

退休了,一直以为还年轻的我突然意识到自己已经步入老年,六十多个春秋好似一场梦,我不知道我的梦何时醒。也不知道人们的赞誉是真还是假。

王局长、董局长让我在民族文化中心和体育馆上提字。杨达军老师推荐我为局办公室和体育馆提写作品。自伟军馆长让我为自驾游基地、图书馆和力丫书写和刻石。蒋斗贵老师推荐为州政务中心双柏厅写作品。刘崇荣在文章中称“活字典”。黄晓萍在文章中称“刘银昌六艺皆能,作品还飘到海外”。师院的曹晓宏教授说“刘银昌书法很特殊,嘉字的两点真象双手迎接吉祥”。郞天友说“你为我书壳上写的几个字确有大家风范”。州文化馆的陈雄辉说“我怎么就找不到你不会的”。中央电视台(七套)编导在𥔲嘉拍“乡土”节目时,交流我的设想后,写下“美丽𥔲嘉,歌舞之乡”。董树平干脆写了“西城门下操艺人”。北京的媒体直接称之涉及门类最多的艺术家。

 

我出生在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滇中腹地哀牢山中上段。1254年大理国灭亡时,这里曾经天降“陨石”,有了一个带石头旁的“𥔲”字作地名,后面跟上一个“嘉”字作解释“加在草木头上的吉祥”。“𥔲嘉”这个地名的特殊,给我们带来了特殊的回味,也带来了交流上的麻烦。

我出生在大跃进的一九五八年,从小就喜欢乱写乱画,五、六岁时,只要觉得好看的,就把它画在玻璃上,用电池光射到墙上,叫做放“电影”。引得一群小伙伴天天追着我玩。

文化大革命伴随了我的读书生涯。那时候,国家不出书、学生无书读,高中时的学工学农运动又将我推进了工厂和农场。一次偶然的机会,我作为全县唯一的学生代表去参观西南片区举办的“户县农民画展”。知道了县上有个文化馆。县文化馆的老师推荐了我的一幅画参加了云南省的“少儿书法美术摄影作品展”。

作为“知青”回乡的我建立了家庭,在盼望中代课、出民工,等来的是已婚不能就业的一年又一年。那时的我,有人在赞扬,也有人干脆叫我疯子。

1977年,带着对摄影的好奇,突发奇想做了一个“木头照相机”。自学了拍照冲洗和放大,几年后,我将我觉得好的一张照片寄给了楚雄州群众艺术馆,艺术馆回信索要底片,我寄去底片不久,收到一个汇款单,上面写着“展出费5元,二等奖奖金2元。”高兴得我几天睡不着觉。

木头照相机的事越传越开,然而,木头做照相机,谁信?为了验证其真假,1981年,楚雄州委宣传部的,楚雄报社的,楚雄州群众艺术馆的领导一干人找到我说:传说你能用木头照相机照相,现在用我们带来的胶卷在你的“木头照相机”上来照我们这些人。我照了,不久,楚雄报就大篇幅地登出了“刘银昌试制成功木头照相机”的报道,之后,中国青年报也来信要资料。

有了上报的机会,眼看报纸上的“𥔲”字用“鄂”字代替,很纠结。我就在给楚雄报投稿的时候,一再强调要用石头旁的𥔲字,1982年,楚雄报开始用石头旁的𥔲字印刷,后来,我给云南日报投稿也强调用石头旁的“𥔲”字,虽然登我的照片时还是用挂耳旁的“鄂”字印刷,1987年云南日报也改用石头旁的𥔲字印刷了。1997年,香港东方文化中心要在台历上印我的一件书法作品,我一再要求,必须用石头旁的𥔲字印刷,结果,香港回归的1997年,香港东方文化中心出版的台历上确实拼出了石头旁的𥔲字印刷了。2000年前后,汉语词典上出现了石头旁的𥔲字。

1995年,𥔲嘉村公所的董树平和我一起到双柏将“哀牢鹰文艺”的刊名向县文联汇报时,在县文联的指导下,去掉“文艺”二字,直呼“哀牢鹰”,𥔲嘉的“哀牢鹰”刊物就诞生了。我还特意在卷首语中写了《从“鄂”字到“𥔲”字的变迁与发展》一文来说明我对“𥔲”字的特殊情结。

 

我进文化站工作以后,县上搞文艺汇演,我硬着头皮参加了表演,获得了个人表演三等奖。后来的汇演,我就写剧本,结果,剧本获得了二等奖。再后来的汇演,我就写歌,不但作词,还作曲,当时李桂华老师刚从大学毕业,我就把她抽来参加排练,李老师很热心,她把我写的歌曲拿去大学里请教她的音乐老师帮改一改,几天后,李老师对我说,她把歌曲拿去请老师斧正,老师看了又看说,这个歌曲思路太不一般了,不是我不改,是我改不了。我只好说,不管它了,就这样拿去唱吧,结果,获得了一等奖。

世纪交替的2000年,报纸上征稿要在中国美术馆搞一次1900年至2000年100年的标题为“中华民族书画长卷”的大型展览,我投了一张,结果在中国美术馆展出了。

2003年,我的剧本《致富路》参加首届中国通俗文学英才大赛,获得优秀奖。同时,我的书法作品在纪念毛泽东同志诞辰110周年中华书画艺术展览中入选,在国家博物馆展出。

2005年,宣传部通知要求写论文投给云南省科学社会主义学会。我写的《和谐文化是构建和谐社会的精神基础》入选。

2009年,我的作品参加了建国60周年大庆的展览,被中国艺术促进会授予《共和国艺术先驱人物》称号。摄影作品被州总工会推荐到省上展览。

电脑很好玩,我就试着学设计,2010年,我到局里开会,体育股请我设计一下双柏县第13届职工篮球运动会的会徽,我把会徽、秩序册、宣传挂的布景全都设计出来了,印出来,挂出去,一看,唉,还可以。

2010年以后,我针对反腐倡廉内容写了“贪官处决历代有,清官饿死古今无”和针对人生感悟写的“欲寻烦恼处处有,会找幸福时时来”等一些词句入选《中华名人格言》,后又转载在《中华哲理名言》,又再次入选《中华名言词典》。

2013年,宣传部通知向人民网和云南网投关于“中国梦”的作品。结果,我写的歌曲《永远难忘我的家乡》挂在人民微视频上。我写的《我的中国梦—人生小梦》挂在云南网上。

2014年,我同州文化馆的老师一起去摄影,无意中我说了一句,这个地型象龙脉上的“一个瓜”。秦迤松老师非要我投一篇关于“龙脉”的稿子,后来,“谈谈龙脉”在《马缨花》刊物刊登,还受到了好评。

2015年,县侨联通知参加世界华人华侨摄影大赛,我的作品又获得了“人气奖”。

2016年,我又根据中国书画报上的征稿投了纪念毛主席“沁园春·雪”创作80周年大赛,获金奖。投第二届“和平颂·中华情”全国美术书法名家展获金奖。

2009年,𥔲嘉镇文联成立,大家推选我当文联主席,由于大家的信任,各个协会都积极工作,2009年𥔲嘉镇文联在𥔲嘉镇党委、政府的关心支持和𥔲嘉镇作家协会的大力支持下,同县文联一起出版了山歌小调集《歌韵𥔲嘉》一书。2014年,文联换届,大家继续推选我当文联主席,在大家的支持下,文联工作有序开展。特别是编辑《哀牢鹰》文学刊物更是得益于党委、政府的正确领导和会员以及不是会员的爱好者的大力支持,《哀牢鹰》影响越来越大,2017年后,有多个省外作者向《哀牢鹰》投稿,我们精选了一部分进行刊登。《哀牢鹰》的影响已经扩展到了县内外、州内外、省内外。

培训班上,有人问如何创作书法作品,答:“字与字之间力求互补,前一字的不足由下一字来纠正”。问如何创作美术作品,答:“大自然变化万千,身边捡来取舍就成”。问如何拍出好照片,答:“先让照片感动自己”。问如何写好文章和剧本,答:“用疯人的思维让常人感动”。问如何谱曲,答:“用民间的音乐因素提练得好听”。问如何创作诗词、歌词,答:“叙述中有哲理带猜谜成分,如:长大后我就成了你”。问碑刻拓片与立体拓片有什么不同,答:“碑刻拓片黑白分明,立体拓片有墨色之浓淡,是拓片的再度创作”。问如何修复古籍,答:“让补上去的部分难看出补的痕迹”。问怎样才称得上好作品,答:“众人心中有,别人笔下无;一朝入人心,岁月抹不掉”。问什么是神,答:“神是榜样和英雄。示和申组成神,示为示范和榜样,申是十二属中最聪明的猴,聪明到可作榜样的人就是神”。问什么是鬼,答:“篆书的鬼字由变形的申、人和曲点组成。聪明、怪异及不可理喻为鬼”。问如何区分善与恶,答:“助人为善,治人为恶;善用错了地方是大恶,恶用对了地方是大善”。

在我迷糊的梦里,奖杯、证书上百,楚雄州有突出贡献的专业技术人才、云南省科技兴乡贡献奖、共和国艺术先驱人物、走向世界的艺术家、民族文化全球推广大使罗列其中。

记得2014年春晚的歌曲中有这样几句歌词:“我不求变成龙和风,我只想活在幸福中,这就是我的中国梦”,难到,难到这迷迷糊糊六十多年不醒的,就是我的中国梦。

 

责任编辑:郭凯
首页 | 资讯 | 关注 | 科技 | 财经 | 汽车 | 房产 | 时尚 | 生活 | 图片

Copyright © 2020 版权所有 值班编辑QQ:1542576291 京ICP备19017987号-2

电脑版 | 移动版